|
羽书文学网
第十五章 摔盆

第二天,母亲去了一趟娘家。叫过来了八个人。让他们帮忙抬棺材到坟地里去。看这八个人,俱是长得人高马大,体格健硕的。我觉得让他们将棺材抬到坟地里且一路上不停歇,应该非难事。

先吃饭。吃饱了更有劲。母亲炖了些肉,蒸十斤馍,煮了半锅鸡蛋。让这些壮汉吃得干干净净的。再喝碗水,饱嗝一打,将嘴巴一抹,中气十足地说:“好咧!咱开始吧!”先把我装藤椅上,抬到了院子里。藤椅下面又用砖垫了,给我找个最好的高度。跟棺材距离两三米远。

母亲拿出阴阳盆递给我。让我对着棺材头的正面把它给用力摔碎。摔得越碎越好。捧着沉甸甸的阴阳盆,我多少感到紧张。恐怕自己力气不够,摔不破它。当着这么多人丢了面子。越是我的个子小,我越是怕人家觉得我没劲。

母亲看出来我的紧张不安,鼓励道:“莫慌!使劲摔就行!”

我深吸一口气憋住,眼珠子瞪得老大,高举阴阳盆过头顶,对准了棺材上的金黄色福字,随着嘴里暴喝一声,将阴阳盆猛往下掼了出去。砰!盆子砸中了棺材上的金黄色福字,将上面的油漆砸下来一块,留下一个小凹坑。

阴阳盆掉地上咣咣当当的转了几圈,并没有损坏。

有个人说:“娘哎,这谁找的瓷盆,咋这么结实呢!”

“这种砸法可不行,把棺材都砸毁了!盆子太硬!”另一个人说。

“那咋办呢?”母亲焦急的问。

“别往棺材上摔了!把盆子摔地上吧!地上铺着砖,能把它磕碎!”

母亲将阴阳盆从地上捡起来又递给我,说:“那你就往地上狠狠摔!小心点儿,别砸自个脚上了!”

于是我再次将阴阳盆高举过头顶,咬牙瞠目,拼尽了全力将它往地上猛掼了下去。

砰!阴阳盆挨地弹跳了起来,擦着我的耳边飞出去了,要不是我扭头及时,这一下子准弹到我脸上。吓得我心惊肉跳。

更恼人的是,阴阳盆仍然好端端的,只磕下来了一小块渣子。

母亲气得冲我骂起来:“你咋恁笨咧!连个盆子都摔不碎!要你弄啥使!”

我觉得挺冤,哭丧着脸说:“我使出的劲也不算小了啊!盆子都弹起老高。是这个屌盆子太结实了!”

啪!我脸上被母亲抽了一巴掌,她怒道:“你挂啥屌呢!这是你爹吃饭的家伙,叫啥屌盆子啊!说话给我注意点儿!”

我摸着脸,气得泪水往上涌。

母亲将阴阳盆捡回来递给我,说:“再摔一下子。这一下子必须摔碎了!但凡不过三!你以为摔这种盆子是啥好事儿呢!”

我担忧道:“万一再摔不碎呢!”

母亲阴沉着一张脸没吭声。

第三回。我觉得自己像是拼了命。猛往下掼盆子的时候,身子像鲤鱼一样打挺了一下。引起胯部一阵剧烈的疼痛。眼泪流了出来。

砰!阴阳盆又飞出去了,落到了厨房门口的柴垛上。还是没有破开,只是磕掉了一块渣子。

我气得哭道:“命真不好,做啥事儿都不顺当,连摔个瓷盆都摔不碎!我真他妈没用,我没劲!”

大舅安慰我:“拾儿,不怪你!谁家摔盆子盆子能弹出这么高!讲真的,你的力气不算小了!”

二舅说:“还是找个劲大的人来替拾儿吧!别耽搁了!再耽搁下去,下葬的最好时辰都过去了!”

要找人代替死者的儿子摔阴阳盆,最好是血缘关系最近的旁支,那就是亲侄子。我三叔家的金大海长得又高又壮,刚满二十,正上大学,在学校里是篮球队里的主力军。力气肯定大。恰逢他现在搁家。母亲就去叫他。

三婶子还不愿意,怕金大海手上沾了晦气,阴阳怪调地说:“你家又不是没儿子,用我家儿子干啥!”

母亲苦笑着说:“俺家拾儿是啥玩意儿,你家大海是啥玩意儿,那有得比吗!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!”

三婶说:“大海不去!”

金大海是热心小伙子一个。当时就在旁边站着,说:“妈,大娘既然请咱了,有啥不能去的!本来埋俺大爷的事儿你们袖手不管就不对了!这帮忙摔个盆子咋还不让我去了!”

三婶说:“你毛孩子懂个屁!那是阴阳盆,是死人吃饭的家伙!摸了它还能落好?!”

金大海说:“封建迷信那一套唬不住我!主要是俺大娘有求,我非去不可!”

母亲感动得眼泪落下来。说金大海这孩子太懂事了,真羡慕三兄弟家有这么好个孩子,弟妹你有福气唷。当即就领着金大海回到了我家院子里。别人一看,禁不住唷嗬,说这小伙子长得好威风,身高有一米九了吧。

金大海也不谦虚,说一米九二。别人又问体重呢。他说二百零八斤。

这是铁塔一样的壮小伙。一张蒲扇般的大手抓住阴阳盆,就拿住了半个面积,往上抛了抛,笑道:“就这玩意儿还把人作难住了!金拾哥,你用俩手摔也摔不碎它么?”

我阴着一张脸,不愿意搭理他。人嘛,都是有嫉妒心的。同样都是人,两者却长出这么大的差别。不能不说是命运的不公。他长一米九二的个子,我长一米三八(在学校量身高时是一米三七,后来长高了一公分)。

按照亚洲男人的身高标准一米七来说,若把他的身高去掉二十二公分,挪到我身上,那我就一米六了。

一米六的身高会让我好过不少。他得一米七也算正常。这样就显得公平多了。可为什么老天爷却不这样安排呢?!

要说我最恨谁。我最恨老天爷!

只见金大海一手高举起盆子,用力往下猛一掼。砰!阴阳盆又弹飞出去了。到底是他的力气更大。这次阴阳盆竟然落到屋顶上去了。可仍然没有破碎。金大海俩手互相搓着,有些尴尬的样子,冲我母亲苦笑道:“大娘,这盆子太结实了。你看,把地上铺的砖都砸裂了,它倒还好端端的!”

这时,大舅怒道:“这是打哪儿找了个王八孙的盆子!都撵上铁盆子结实了!”

二舅面带愁色地说:“按照老规矩,这阴阳盆摔不烂,死者没法下葬啊!要不然到阴间连乞丐都不如。乞丐还有个破碗呢!”

母亲说:“这是我从三疙瘩家里拿的瓷盆!妈的!他家啥东西都不好。用他家的缝纫机坏了。使他家的电风扇不转圈了。借他家的面粉做饭有臭味。这回拎过来他家的一个旧瓷盆子,咋这么结实呢!”

金大海拧起眉头,不满道:“大娘!你咋叫俺爷爷的绰号呢!还挂脏字。这对俺爷爷也太不尊敬了!”

母亲自鼻孔里嗤了一声,冷笑道:“你爷爷那是啥玩意儿,值得让人尊敬么!三疙瘩三疙瘩,你到外面打听打听去!三疙瘩是啥名誉,为了一个鸡蛋把他娘推了个跟头,让老太残废了,躺床上活活被气死了!”

金大海说:“不管咋讲,俺爷爷对你来说是长辈!你不能说他的不是!不能挂脏字骂他!”

我在一旁插嘴道:“到底是大学生啊!素养就是高!”

“金拾哥,你阴阳怪调的,啥意思?!”金大海看样子有了气想撒,对我瞪起了眼。

“咋?你还想打我不成!别忘了,我可是你哥!”

“呵呵,我才不屑于打你!要打你的话,只怕一拳就将你打死了!我只打真男人!”金大海冷笑道,眼神里净是带着轻蔑。

我感到自己的自尊心深深被刺伤了,怒叫道:“你看你那个样子吧!可长了个大驴个子!拎不清自己是哪个了!给!有种你一拳把我给打死!”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364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364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