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羽书文学网
第三章 处决

话说为了跟上陌生人,我折身返往村庄。途中问他叫什么名字,他也不回答我。没过多大一会儿,我们走到了村里的一条深胡同里。其中一户人家在盖房时往里收了不少,在墙根处让出了一片较为宽敞的空地。又拉土在空地上垫了近一米高,用水泥抹上了,造成了一个长约十米,宽约五米的台子。平时在上面晒些农作物什么的。

此时,那水泥台子上正站了几个人。俱是穿着古代的服装。有竹篾雕刻成的伪玉带圈腰,有头戴镶珠雉鸡翎帽,脚上蹬着宽头厚底鞋。女的脸上抹了厚粉黛打腮红,男的脸上戴着齐胸假胡子。分明是唱戏的打扮。

当我和那陌生人走近时,台上的几人正保持沉默,身形不动,目不转睛地望着我俩,如几尊雕塑。

天上的月亮愈发的皎白,照得天地间一片透彻。

待我俩来到水泥台下站定后,台上的几人忽然动了,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。一句接一句地,他唱完她唱。声音嘹亮悠远。一听就知道是下过功夫的,一般人唱不出这样的嗓音。可我听了半天,却愣是听不懂他们在唱啥。

按理说,就这几人卯足劲嗷出来的动静,应当能把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吸引过来。可我频频扭头瞧向胡同口,却没发现出现一个人影。

又过了一会儿,台上的几人仍然在亢奋地唱着。那站在旁边的陌生人问我:“怎么样,好听吗?”我苦笑一下,摇了摇头,说:“真听不懂在唱些啥!”陌生人稍微皱了一下眉头,说:“既然你听不懂,那就不让他们唱,让他们改演剧!”

随着陌生人一摆手。台上的几个人止住了唱声。均是眼睛紧紧地盯着我,仿佛我是什么稀罕物件一样。我觉得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异样,像是饱含了既复杂又深沉的情绪。甚至我竟觉得跟他们曾相识,但偏偏又想不起来曾经在哪儿见过他们。

水泥台上除了他们几人外,还放置着一口大箱子。想必是用来装道具和服装的。箱子上面搁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和一捆绳子。走过去一男一女。男的乃武生那种紧扎打扮,用一块布蒙着脸,拿起了那把大刀扛肩上。女的乃丫鬟打扮,脸上抹着厚厚的白粉,嘴唇涂得红丹丹的,则抓住了那捆绳子拎起来。

又过去一个男的,身上穿着一件猛虎刺绣的暗色长袍子,脸上挂着一副飘洒的假髯,他一把将大箱子掀开了。里面竟然藏着一个人,整颗脑袋被用布袋罩住了,身上穿着写有囚字的白色衣裳,看其身形佝偻干瘦,颤颤巍巍的,八成是一个老人。

两个男的将箱子里的囚犯提出来。拖到了一个头戴镶珠皇冠,身着一袭黄金龙袍,腰上挎着一圈竹篾雕刻成的伪玉带的人跟前。

噗通一声入耳清晰。囚犯给身穿黄金龙袍的人重重跪下了。那拎着绳子的丫鬟冲过去,手法利索地将囚犯给弄了一个五花大绑。

“天哪,饶了我吧!”囚犯发出苍老悲戚的哀声,竟是女性。我听到耳中感到十分熟悉,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了族里的高祖奶奶胡世珍。

可我实在不敢确定囚犯是她。她那么大岁数一人,怎么会来到这种舞台上!

“你可晓得自己犯了什么罪?!”身穿黄袍子的人面相威严,沉声喝道。

“罪大恶极!罪大恶极!”跪在地上的囚犯不讲自己犯了什么罪,只是将这四个字用力说了两遍。

“饶不饶你,要看另一个人的意愿!”说话间,身穿黄金龙袍的人眼珠子朝我这边瞟了瞟。

囚犯双膝移动,改变了跪的方向,正是朝着站在台下的我,哀声叫道:“金拾,饶了我吧!”

我忍不住问道:“你是不是高祖奶奶?”

囚犯没有回应。

现场陷入一片鸦雀无声,静悄悄的。空中满月如银盘。气候异常的闷热,没有一丝风吹,被汗水浸湿的衣服粘在皮肤上,让人感到黏糊糊的不舒服。

大约两分钟的时间过去了。旁边的陌生人侧首对我说:“按照剧本走,这台上的囚犯应当被处决。”

我心里感到莫名的压抑得慌,说:“不按照剧本走行不行?”

陌生人说:“那就不是一出合格的戏了!你想不想让戏更精彩一些?”

我点了点头,说:“反正我也不懂戏,还是由你做主吧!”

陌生人说:“那你就喊一声斩立决!”

“千万不要啊!金拾饶命!”台上跪着的囚犯又哀求起来。

我凛然严肃地高喊道:“斩立决!”

那肩上扛刀的武生打扮的蒙面男人早立于一旁候着了。闻得我这一声喊,两手攥住刀柄,将明晃晃的大刀高举起来,猛地往下一劈。喀嚓一声清脆。竟然真的将囚犯的脑袋砍下来了。顿时一股血朝我直喷过来,我躲闪不及,被浇淋了一头一身。血还是热乎乎的,味道很腥。

而那囚犯的头颅骨碌碌从台子上滚落下来。无首之躯歪倒下了。

我处于懵然的状态很久,慢慢地反应了过来,低头看脚下囚犯的头颅。上面依然罩着布袋。我再抬头看台子上,躺在地上的无首之躯一动不动,自颈断处还汩汩地流着血液。几个唱戏之人正目光灼灼地紧盯着我。

旁边的陌生人说:“要刹戏(收戏)了!”

我禁不住颤声问:“是不是真的杀人了?”

没有人正面回答我。

陌生人指着台子上的几个唱戏之人,说:“他们几个今天过来并不是完全为了唱戏给你听,他们还有东西要交给你!”

不算已被砍头的囚犯,台子上具体共有五个人。三男两女。他们每人递给了我一个用绸缎做成的袖珍袋子。五只绸缎袋子具有不同颜色,上面写着编号:一二三四五。然后他们就将无首之躯和大刀装进箱子里,由其中两人抬着箱子,下了水泥台子,匆匆忙忙地穿过胡同子离去了。

胡同子两头都有出口,南北通。出了胡同南口再直走就是大水坑,北口通着大街。我和陌生人就是从胡同北口进来的。但五个唱戏之人却是顺着胡同一直向南去了。

我认为他们忘了收拾一个“道具”:就是正位于我脚下的那颗用布袋罩着的,囚犯的头颅。

陌生人对我说:“这五只锦囊,你要依照上面的序号逐个打开!每隔一个月打开一只!”不待我再说什么,他也顺着胡同急急忙忙的向南走掉了。我没有想去追,而是看着脚下那颗囚犯的头颅。

长长的胡同里回归于一阵寂静。突然响起一声虫鸣。渐渐的,越来越多的虫子叫唤起来,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这才是夏夜应有的景派。好像一切都恢复了正常。

我终于鼓起莫大的勇气,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那颗头颅。颤抖着双手打开了罩在上面的湿漉漉的布袋。见到了一张上面布有烧伤疤痕的老脸,很是熟悉。可不正是高祖奶奶胡世珍的那张脸。只是,这张脸上眼部的厚厚的疤痕被割开了,露出一双令人感到十分枯涩的眼珠子。藉着皎洁的月光看,一双眼珠子里充满了惊恐和绝望。

鬼使神差的,我竟然抱着这颗头颅回家了。路过一颗大树下时,有一群村民正围聚在一起乘凉拉呱。我的父母也在其中。母亲冲我喊:“拾儿,你手上抱的是啥?”我说:“刚才有人唱戏,你们没听见?”

“哪儿有人唱戏了?”

“就在东边的那条胡同里,俺二庆叔家的屋墙根下面!”

众人发起一阵哄笑,说我脑子出问题了。母亲恼怒道:“那个破嘴别瞎胡嗒嗒了,快回家去吧!”

我走过去时,看见几个人正把一个老人围在中心。那老人正坐在一张藤椅上,手里拿着一根拐棍。我爷爷在旁边正给她摇扇子。不是高祖奶奶胡世珍却又是谁。她脸上的两块烧伤疤痕就像两块大铜钱一样盖住眼部。只是扭着头一张脸正朝着我这边,好像正在望我。月光下,我看她的脸带有一种阴冷。

回到家,我打了一盆凉水,将头上和身上的血污冲洗干净。将那颗头颅则是丢进了一只废弃的木桶里,还在上面加了个盖子,用砖头压住。便回床上睡去了。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辗转半夜,迟迟睡不着。枕头下正压着那五只锦囊。总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。

我犹如百爪挠心。忽然起身,伸手往枕头下面一抓。捞了一只锦囊过来,上面写的序号是五。犹豫了一下,换了一只写有序号一的来,把它打开,从里面揪出了一张纸条。

借着从窗外透射进来的月光,我一字一句地读起了纸条上面的内容:二零零六年农历七月十五,金玉霞殁,命丧于金拾之手。

我吃惊不已。金玉霞是我的大妹妹。我叫金拾。而我,怎么会杀死自己的亲妹妹呢?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364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364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