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羽书文学网
第一章 惊吓

眼瞎,不一定看不见东西。

世上存在着人眼看不见的东西。

事物没有绝对的隐秘,只要实际上存在着,总能被发现。

在我族里,有一位高祖奶奶仍活于人世,年龄已过百。和她同辈的人早已经死光了。就连比她往下一辈的儿子和女儿们也都已入土,再往下就没了嫡亲的延续。一帮祖孙曾孙子的,全都是她的旁支亲戚。

现在,她由我爷爷来照顾。因为我爷爷占据了她的庄院。她的辈份比我爷爷还要大两辈。我爷爷喊其为九奶奶。她的名字叫胡世珍。

胡世珍是个盲人。但并非天生眼盲。据说,在她十三岁那年,不知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吓得紧闭著双眼再也不敢睁开来。时间一直过了很久,粗略算差不多有四五年。直到她嫁人为妻那一天,新郎掀开她的红头盖,她才缓缓睁开了闭合已久的眼皮子,露出了一双发肿猩红的眼珠子。

一眼观后,她对自己的丈夫很是失望。因为高祖父是个嘴斜眼歪流着口水的智障人。也难怪,那个时候她性格稀里古怪,不仅眼睛总是紧闭着任谁叫也不睁开,而且极少言语任谁喊她都不爱搭理。大家将她当作了一位自闭症患者,就将她许配给了一个傻子。

她不爱看傻子,异常气恼,索性又将眼皮子阖紧了起来。整日里除了吃睡拉撒外,就是盘膝坐在床上不动不吭,亦不睁目视物,犹如老僧入定。可她嫁的是种庄稼的农户,是应该下地干活的。就这样啥也不管不顾的赖在床上混吃喝,连根绣花针也不曾拿捏,自然很讨人嫌,少不得挨骂挨打。但她不管自己的身体怎么受折腾,死活却不再睁开那双眼睛。却又不能把人打死,端的令婆家人恨极。

终于有一日。她的傻子丈夫发了癫狂,抡起粗棍子将她砸晕了,从床上拽下来,拖到煤炉子旁,用两块烧红的铁疙瘩烙在了她的双眼部位。将她姣好的面容烫得稀烂模糊,落下了严重的疤痕。一双眼睛可真的再也睁不开了。因为上下眼皮子粘连在一起长住了,后期眼部肉芽增生越长越厚且硬如茧。

再后来,也不知道胡世珍怎么学到的本领,她靠专给人家叫魂为生。

叫魂就是谁的魂儿丢了,由她唤回来。人丢了魂儿之后,就跟得了癔症一样,傻傻呆呆的不言语。胡世珍把魂儿给人家叫回来,那人就会变得灵活如初。还别说,她是真有本事,叫魂回回都很灵验,在方圆几十里有着响当当的名气。但她叫魂从不收钱,亦拒礼,说是修功德,这一点让我爷爷怎劝都无用,很是不满。前来求助的人其中不乏大富大贵,就算狮子大张口也舍得给钱,如果胡世珍愿意收费的话,我家的生活必定会改善很多。

我叫金拾。给我起名的大人希望我能拾到金子。

在我八岁那年,临近春节,正抱着一本书坐在院子里读得入神。堂哥悄然移过来,我却不知,他将一根粗大的炮仗点燃扔在了我所坐着的板凳下面。砰!震天价的炸响了。吓得我扑通摔倒,不省人事。被弄醒之后目光涣散,神态呆滞,伴流涎失语。这是给吓傻了,人的魂儿给崩跑了。

母亲赶紧抱上我,去找胡世珍。

据母亲讲述当时的情景:胡世珍抓住我的右手,来回又捏又揉了一阵子,本来恬淡平静的脸上逐渐变得愁云密布,说糟了,这娃孙的魂儿我叫不过来。母亲一听大急,嚷曾祖奶奶,平时你给人家叫魂儿都是妥妥当当的,无一次不成功,怎么到了自家的玄孙这儿就不行了。胡世珍解释:“这孩子的手儿凉透,暖也暖不过来,关节一捏就脱落了,再也接不回去。这说明娃孙的魂儿不会再回来了,决意和他这副肉躯脱离干系。”

母亲疑惑不解,道:“听曾祖奶奶这意思,是魂儿它自己不愿意回到我家孩子身上了?”

胡世珍点了点头,说:“正是!”

母亲问:“却又是为啥哩?!”

胡世珍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。按理说,只有一个人死亡了,他的魂儿才会决然离去不再回归,可咱这娃孙,呼吸均匀,脉象平稳,完全不似一时半会儿就要死了的人!”

母亲气得落泪,说:“那可怎么办?这人要没了魂儿还能行吗?”

胡世珍安慰道:“曾孙媳妇,你且别忙着哀伤,先抱孩子回家甭让他受冻,我再努力努力,看到底能不能把娃孙的魂儿叫回来!”

“万一真叫不回来呢?!”

胡世珍不再吭声。

接下来的一周多时间,我都是躺在床上度过的,吃喝拉撒全由人伺候,人一直处于傻呆木然的状态,任凭父母千呼万唤,愣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。实在无奈,就揣上积蓄,用架子车装起来送往县城的大医院。医生诊断为失心疯,吃了几剂中药,还打了几针,不见丝毫好转。父母心灰意冷,只得又将我拉回家,当植物人一样照顾着,心中自然苦不堪言。

大年已过去半月,到了元宵节这天,鞭炮焰火齐鸣,照的空中绚丽。举国普天同庆,百姓热闹非凡。倒是我家里死寂沉沉的,未有一丝喜气。父母守着躺在床上口歪眼斜,流口涎不止的我,唉声叹气不已,眼里直淌泪。

两人正沉浸在悲伤中时,我的爷爷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了。让一个人赶紧跟自己过去他家,因为胡世珍要找。关于我的魂儿之事好像有眉目了。母亲欣喜,擦干眼泪,叮嘱父亲照看好我,就跟爷爷急忙走了。

事后母亲跟我讲,见到胡世珍后,她老人家脸上竟伤痕累累,仍然愁眉不展,人也变得憔悴黄瘦不少,告知了一个消息:“前不久,我家的黑猫生了崽,一共生了六条,身上颜色都是纯黑无杂的,加上母猫共七条。我派了七条黑猫去寻找娃孙的魂儿。找到后并围截住了它。我这么大岁数,眼睛又盲,也拄拐前去,少不得碰到障碍物上,落个鼻青脸肿。好不容易到了黑猫围聚的地方,苦苦劝导娃孙的魂儿回到他身上,可它执意不肯,就算我跪下来乞求也无用。

我瞎老婆子觉得奇怪,就问:你作为一只魂儿,不回到原本的肉躯上,却又是为哪般?到底要干什么去?

娃孙的魂儿回应:吾要到一个地方去。

我又问:到什么地方?

那娃孙的魂儿不直接回答我,只是说:即便未来有无限可能,但早晚有一天,吾定会回来的。

原来那七条黑猫根本围困不住它。它之所以佯装被黑猫围困住,就是为了诱引我这个瞎眼老婆子前去找它。因为它有事情要问我这个瞎眼老婆子。”

讲到这儿,胡世珍却顿口不再谈。虽然一张布满深邃的皱褶犹如核桃般的老脸上做得比较阴沉,但她那颤抖的孱弱之体出卖了她。她无疑很激动。

我的母亲没能按捺住好奇,当时就问:“曾祖奶奶,俺孩子那魂儿到底问你啥事了?”

默然半晌,胡世珍颤颤哆哆的摆摆手,嗓音不稳地说:“你还是别问了,那是我这辈子最不愿意提及的噩梦!你也没必要知道!”

在我们后辈眼里,胡世珍太过于神秘。她不知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。既然她不肯说,顾及礼貌,我母亲也不好再问了。便急道:“我家孩子没了魂儿,这可怎么办才好?总不能一直这样当个痴呆的人吧!”

胡世珍说:“魂儿都怕响,今天是元宵节,鞭炮放个没完没了,把孤魂野鬼吓得都躲藏了。偏偏有一个魂儿留在了咱们村里,不怕炮崩。它就在你家门口转悠,想进去却又不敢!”

我母亲吃了一惊,忙问道:“那是谁的魂儿?要进俺家干啥?”

胡世珍说:“甭管那是谁的魂儿了。你就让它进你家,附了娃孙的身吧!总比没个魂儿强!”

母亲心有顾虑,犹豫不定。

胡世珍又说:“那个魂儿非同一般,能附到娃孙身上,那娃孙的命可就硬着哩!”

一听这话,我母亲心里落了定,就问她:“怎么才能让它进到俺家呢?”

胡世珍说你把你家贴在门上的门神画都揭了,再把狗和公鸡还有鹅撵出去。

母亲回到家后照做了。

结果到了后半夜,我就霍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擦掉口水,精神抖擞,叫人又喊饿的,吵吵身上痒得慌要洗澡,端的没事儿了。

以上之事都是母亲对我所讲,我不知真假。但有一点却是无可否认:我对自己八岁以前的事情没有任何记忆。

有一次我和堂哥玩,突然问他有没有曾将炮仗扔到板凳底下崩我。他说有哇,当年我搞到的那根炮仗跟红萝卜一样粗,炸响了震得我的耳朵聋了好几天,把你的魂儿给吓跑了,让你一段时间内变成傻子,还因为那挨了俺爹的一顿狠打。

在我十岁那年,背部开始以止不住的形势畸形发育,越长越厚,肩胛骨增生朝后开杈并搭桥聚拢,过了两三年,个头没往上窜多少,面黄肌瘦,人倒长成了一个后背高高隆鼓的驼子。正碰上那时候电视剧《宰相刘罗锅》播放的正火。尚年少还不知愁,我反以电视剧里的刘墉而感到沾沾自喜,认为驼背的人具有大智慧,将来自己也能当个大官。没事儿经常对着镜子练习自己的耳朵一动一动的,还学刘墉倒背手,笑起来歪嘴。只是爹娘看我整日里愁容不展,对我日渐失去了耐性,态度恶劣嫌弃,打算生第四胎了(第二胎和第三胎都是女娃)。由于我性格木讷寡言,少有得罪人,大家表面上仍会客气地喊我金拾,但背地里都称呼我金罗锅。

时光流转,到了我十四岁那年。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很具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364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364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