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羽书文学网
回忆,是回不去的记忆

话没谈妥,担心却越来越多了。我坐在沙发上不断地叹气。

各种谜团与担忧埋在我心里,一日不解,估计吃饭睡觉都不安稳。

那天的真相为什么不能说?就算这件事不关我的事,但它是发生在我的茶馆,我总有理由知道吧。万一人家又上门来,也可以未雨绸缪,难道雅倩姐想利用我……

雅倩姐是不会害我的!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这个犹如执念般的想法在短短的两年内,就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,长成参天大树,再也不动摇不了。

或者是在她第一次搬来的时候,对我表现出的信任和友好;或者是在她对我各种帮助却不求回报的时候,表现出的热心与善意;或者是在她得知我的身世的时候,说要我当她的妹妹,她来照顾我……总之,她应该是不会伤害我的吧!

看着窗前的那盆要死不活的萱草,思绪有又回到了两年前认识何雅倩的时候……

我是一名孤儿。我从三岁起,就在孤儿院长大。三岁以前的记忆早已遗失,留在脑海中的童年记忆永远就停留在和其他孤儿抢吃食。残酷的人情冷暖早已让我放弃寻找所谓的亲情。

大学毕业后,我四处流浪,即便有好学历,我也从未尝试认真地去应聘一份工作。寻寻觅觅间,来到这座古城,被当地朴实的古城人和悠久神秘的古城文化吸引,就此扎根。我用余下的钱弄了这个茶馆,然后认识了唐钰柔这个谜一般的人,生活也过得不错。

但有时候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总有一块地方填不满。每次新年回孤儿院,看着孤儿院不断地一批批换人,心里既同情又悲凉。

同情那些和我一样失去亲人的孩子,又为自己的身世悲凉。

突然间就明白,心里那块地方缺了什么。

那天,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,阳光依旧明媚。她和一班搬家公司的人走进了茶馆,听意思是想感谢那班人,来请他们喝茶。

现在很少这样的人了吧,我那时心想。不觉间,便对她生出几分好感。

送茶的时候,随口一问,没想到她就是搬来我家隔壁屋的新邻居。

我和她聊了几句,发现她虽谈吐不凡,但却平易近人,很好相处。末了我们还交换了微信号。

晚上回家的时候,恰巧在楼梯里遇见她下楼倒垃圾。她请我在门口等等,说着便回屋找什么东西。

我站在她家门口等了几分钟,她的老公刚好搬着个电脑回来。

她老公见屋里一片混乱,满是灰尘,想要进去帮忙,被她赶了出来。他尴尬地笑着,随后与我攀谈起来。

然后我了解到,他们夫妻俩刚新婚,想要在古城住下,便搬来这里。她叫何雅倩,她老公叫张匀帆。他们在古城的旅游分公司工作,是北方人。

我心里虽然对他们的身份有所怀疑,但却不点破,张匀帆也故意避开。

毕竟一对谈吐不凡,身份成迷的夫妻,只是因为兴趣便在古城住下,还只是去应聘一个微不足道的旅游业小职员,说出来可能都没有人信吧。

我们说了一会,何雅倩终于在重重杂物中找到一个花盆,花盆里有一株要死不活的小草。

在无人看见的地方,我抽了抽嘴角。

“这个是……”我装作好奇的问。

“新邻居,送给你的!这是一棵萱草,虽然现在……但还是可以养活的!”她眼睛晶亮亮的看着我,语带喜悦的说。

好单纯的人啊!我心里默默的想,一时间竟走了神。

“怎么,你不喜欢吗?”她有些失望的看着我。

我反应过来,忙道:“不是,很喜欢,谢谢你。”

她眉眼弯弯看着我,显然也很是喜悦。

我不想打扰人家小两口搬家,忙说再见。

她像是才反应过来,连忙追问我:“那个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你不是都知道吗?”

这时,我看见他们夫妻俩都尴尬的愣在那里,不知所措。

我转身进门,没有再看他们一眼。

其实我早已猜到,像这样“下乡游玩”的夫妻,怎么可能不查一下有没有威胁到他们生命的事物呢?毕竟有钱人都很惜命的。

问我名字都是给面子了吧,我心里冷笑。但这株萱草……难道有毒?我心里暗暗怀疑,却没有扔掉,将它放在阳光最盛的窗台,便置之不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照例去茶馆。

出门时遇见何雅倩,我微笑着点头问好,毕竟有些人不是我能得罪得起的。

她犹豫了一下,然后像下定决心似地说:“晚上我请你吃饭吧!”说完顿了顿,开玩笑地说:“我的厨艺可是很好的哟!”

我答应了,没有多说,便去了茶馆。

其实心里是期待的,她那么积极地接近我,到底有什么目的?

或者又是我想多了吧!谁会去在意一个孤儿呢?我苦笑想。

晚上,我去她家吃饭,她的丈夫并不在,说是加班。就我们俩人吃着满桌子的菜,虽然有些冷清,但我却松了一口气。如果有什么意外,一个人,我还是打的过的。

她看我草木皆兵的样子,笑着说:“我不是人贩子,你不用担心。”

我尴尬地笑了,忙往嘴里塞饭。

快吃完的时候,她放下筷子,静静的看着我。

我被看得有些不自在,但还是硬着头皮吃。

良久,我实在受不了这眼神的扫视,抬头用眼神询问她。

她温和地着说:“你真想像我四岁时走丢的妹妹,那时她才三岁,但吃相与你一般毛毛躁躁的。”

砰啪,我的筷子掉落在桌子上。

“抱歉。”我声音微颤道。

“没关系的。”她对着我展开笑颜,“我妹妹她就叫何雅晴,很可爱的名字对不对?她三岁就——”

“抱歉。”我打断她的话,哽咽着说:“我有事,先走了,再见!”说着便快速起身,往门口走去。

她没有拦我,就这样坐在那看着桌子发呆,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当时的我很害怕,不知道在害怕什么。

是在害怕那未知的,关于身世的真相,亦或是,那可以打破我21年平静的生活,我渴慕已久的亲情?

我不知道,也不敢深想。我怕,在我身边的一切会失去。人生的分岔路口,我只想走最平坦的,即便前面有金银珠宝,有世人想要的一切,或者……还有我想要的亲情,但我不能去碰,也……不想触碰。

自那以后,何雅倩再也没提那日之事,也没有再说她后来想说的话,一切回归到平静。除了,我的生活中多了两个人,关心我,照顾我,就像我从未缺失亲情那样。

而那株萱草,在我“不情不愿”地照顾下,竟开出了阳光色的萱草花。

这一切,直到一年前,就随着萱草花的枯败而停止。

然后,我的生活里少了两个人,恢复到两年前的状态。

但心,却恢复不了了。

我苦笑,心里的苦涩无人知晓。

果然,回忆,只是回不去的记忆。

现在,只能仰望未知的未来了。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218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218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