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羽书文学网
还有补救的机会吗

“刘阿姨,来碗皮蛋瘦肉粥,打包!”

“好嘞!白丫头,今天怎么起这么晚啊?”刘阿姨满脸笑容地调侃我,手利索地捞粥。

我尴尬地回以微笑,回想起雅倩姐那忧郁的眼神,心里不禁一颤。

“白丫头,你的!”

拉回思绪,我伸手接过早餐。看着刘阿姨的笑容,我猛然间想起她是那天第一个目击者,是她打电话告诉我的。雅倩姐回来了,该告诉她一声吧。

“刘阿姨,何雅倩回来了。她没事,您不用担心了。”

“是那天那个丫头?”

“对!”

“谢天谢地,那丫头没事真是太好了!这一年来,每每想到那天那个情景,我晚上做梦都会梦到她!这下子我可以安心了!”刘阿姨松了口气似的拍拍胸口,语气轻松地说道。

我愣住,想起了茶馆里关于那天监控录像。

——

那天晚上,古城闪电交加,倾盆大雨。监控录像里的女人正坐在窗边仔细地分着各类茶叶。柔和的灯光夹杂着不时的闪电,照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和手中细小而繁多的茶叶。

一个穿着休闲装,相貌俊朗的男人走进了茶馆,走到她的后面拥抱她,手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,并在她耳边说了什么,逗得女人忍俊不禁。

女人边笑着边满脸温柔地回了话,男人听后欣喜地把耳朵放在女人的肚子上,像是在倾听什么。

这一幕看起来是那么的温馨和谐,让人不忍心去破坏。

但,就在这时——

录像里涌进几个身穿便装的男人,背对着监控,看不清面容。

领头的那个男人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手枪,对准了虽惊慌失措,却在第一时间护在女人面前的男子。

领头人手动了一下,他的手枪也跟着颤了颤。

护在女子面前的男子倒下,他胸口处不断地有血窜出,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衣。男子抬起是血淋淋的手,神色着急地对女子说着什么。

女子惊慌地瘫坐在地,抱着男子,手捂住男子胸口流血的那个地方,拼命想要抑制住血的涌出。女子眼角的晶莹也跟着落下,与男子的血混合在一起。

此情此景,已是凄惨。然而,更凄惨的还在后面。

那几个男子的领头人手一挥,几个男人上前拖走那个瘫倒在地,血流不止的男人。

女子挣扎着想要将男人抱回来,但一个弱女子的力量,怎能和几个强壮有力的大男人相提并论呢?

挣扎了不过几分钟,女子便败下阵来。流血的男子像死了一般没有了声息,任人拖走。

女人绝望地瘫坐在地上,咬着牙,眼泪不断滚落。

领头的男子完成了任务,将手枪放回腰间。

转身,一张平凡至极的脸映入监控录像。

女人看着手中的血,在地上坐了好久好久。

当她仰着头站起来时,忽然疯狂地大笑,脸上尽是绝望与狠厉。就像是走投无路的饿狼,不为一切,只为杀戮!她不顾一切似的冲了出去,消失在监控尽头……

当刘阿姨用颤抖的声音打电话叫我回来,调出监控录像,那天我最后所能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。

……

那个女人叫何雅倩,那个貌似已经死透了的男人,是她的丈夫——张匀帆。

那伙杀人的人,连警方也查不出来其背景。他们像是消失了一般,再也找不到。

那天发生的事情,是仇杀,情杀,或是其他?无人能分析出多一点信息,真相,也无从得知,沉入海底。

“白丫头,怎么傻愣愣的,雅倩丫头回来不是很好吗?”刘阿姨疑惑地问我,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我笑了笑,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,她回来我很开心。我去茶馆了,拜拜。”

“好,小心点,慢走!”

“嗯。”

转身,继续向茶馆方向走去。

走在人来人往的路上,我的心情说不准是轻松还是怎么的。总之,害怕的情绪是有的。

我知道,我在害怕。害怕触碰那天的真相,害怕知道那个像母亲般疼我,照顾我的女人真的失去她所爱的人,害怕她的孩子会真的因为那天死了,更害怕她会因为精神崩溃而疯掉或自杀。

太多的害怕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这一年来,我默默的祈祷她能平安无事,并不断寻找一丝丝的线索。但刚刚遇见她时所看到模样,我瞬间明白,这个近在咫尺的真相不是我的能力可以承担的。

抬头,温暖的阳光夹杂着雨后的微凉洒在脸上,心却又冰了起来。

消失了一年的人,会告诉我吗?

还有补救的机会吗?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218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218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