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羽书文学网
第四章 桃花灼

(一)

疏骨成功化龙后就带着卜机四处游玩去了,送走了这么一个变态的断袖,郁寒和墨风心里都舒服了不少。

“郁寒姑娘在吗?”听声音,是百里惜香。

墨风打开大门,把百里惜香和她身边的瘦高男子迎进了遥忆阁。

“是端仪公主啊?”一个稚嫩的声音从百里惜香身后传来。

百里惜香回头一看--是一个粉面桃腮的小女孩,她捏了捏小女孩的脸,问墨风道:“好可爱怎么你和郁寒姑娘有了女儿都不早些让我知道啊?”

小女孩的脸变得通红,墨风的脸也带了淡淡的粉红:“郁寒……会缩骨功……”

“啊?”百里惜香还是未听懂。

“惜香,这位公子的意思是,你面前的就是郁寒姑娘。”瘦高男子忍不住提醒道。

“难道还能是别人吗?”小女孩的声音变得和百里惜香一样。

“哈哈……真是有趣。”百里惜香大笑几声,开始介绍起瘦高男子,“这是我的驸马,罗才。等守三年国丧后我们就要成亲了。”

“驸马是罗岭的儿子吧?”郁寒问道。

百里惜香和罗才一起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在这里祝公主和驸马白头偕老。”郁寒祝福道。

“谢谢郁寒姑娘。不过……”百里惜香的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。

“怎么了?”郁寒总觉得百里惜香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。

“你和墨公子什么时候成亲啊?到时可别忘了请我们吃杯喜酒。”百里惜香指了指墨风。

“我又没说我要嫁给墨风。”郁寒嘴硬道。

“但我也没说我不打算娶郁寒。”墨风的话兜了个圈子。

“嗯。”两个人一起点了点头。

“嗯?”郁寒突然发现了问题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墨风笑而不语,百里惜香和罗才更是开始起哄了。

“公主直接说要什么香粉就好了,何苦来调侃我们。”郁寒闹了个大红脸。

“好,言归正传。”百里惜香好不容易才憋住笑意,“我和驸马想求得地久天长,所以定一款香粉来祈福。”

“遥忆阁的香粉有祈福的作用吗?”郁寒对百里惜香的话感到有些好笑。

“或是遥忆阁真的很神奇吧。”百里惜香笑了笑,塞到郁寒手中一个荷包,“现在整个夜寒国都是十分信遥忆阁的。”

“那便定个桃花灼吧,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郁寒在花笺上写下了龙飞凤舞的几个字。

“这个名字好,那就多谢郁寒姑娘了。”百里惜香收了花笺,和罗才出了遥忆阁。

“这可是冬天,去哪里找桃花?”墨风抱怨道。

郁寒神秘一笑:“谁告诉你冬天就没有桃花?”

(二)

郁寒带着墨风来到了后院,指了指后院的一扇小门。

“这不是遥忆阁的后门吗?”墨风疑惑道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郁寒用钥匙打开了小门。

小门里春意盎然,有望不到头的十里桃花,落英缤纷,地上积着厚厚的一层桃花瓣。

“这是你用灵力培出的?”墨风伸手接了一瓣落花。

“嗯。”郁寒抚着桃花树道:“只要我不死,这桃花就不会败。”

墨风闻言,腾身到桃花林上空,把自己的灵力也注入了桃花中。

注入了墨风的灵力,桃花开得更盛了,落得也更多了,纷纷扬扬地洒在了二人的肩头,发上。

“这么美的花,我还有点舍不得摘了。”郁寒仰面,看着漫天飞舞的桃花。

“那我们把桃花酿成酒,怎么样?”墨风从郁寒的头上拈起一朵花。

“好啊。”郁寒解下腰侧的锦囊,稀里哗啦地倒出了数十个酒坛子,要不是有落花垫着,恐怕这一个个都要碎成渣。

“你还随身带着酒坛?”墨风又倒了倒郁寒的锦囊。

这下又倒出了数十坛未开封的老酒和一大堆宝贝。

“万一路上碰上什么适合酿酒的花呢?不过你手真欠。”郁寒轻拍一下墨风的手,一副财迷样地把宝贝又装了回去,“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灭心要到的百纳囊。”

“她居然还有这种东西?”墨风又翻来覆去地看了百纳囊几眼。

“她可是红漪妃子,出来时肯定顺了不少宝贝。”郁寒鄙夷地看了一眼墨风。

“那你是不是和她相见恨晚?”墨风一挥手,桃花瓣就落了半坛。

“嗯嗯。”郁寒撕开老酒的泥封,把酒倒进了坛中,“好香。”

墨风偷偷饮了一小口老酒:“还是老酒更香。”

郁寒光明正大地喝了一大口:“我也没试过,不过凭感觉来说,老酒更好。”

二人一边酿酒,一边偷喝,吵吵闹闹地一直到了夜深。

(三)

第二天醒来,郁寒和墨风发现自己还在桃林中,身上已经盖满了桃花瓣。

郁寒抓起一大把桃花,话中有些犹豫:“不如……我们用落花来做桃花灼?”

“那还不如用干花呢。”墨风站起身,抖落了衣摆上的花瓣。

“这两个差不多,但是都比不上鲜花。”郁寒纠结了许久,“算了,就用落花吧,百里惜香给我的火玛瑙簪子也不是很值钱。”

说着,郁寒就从百纳囊中掏出一个花囊,挑捡着落花装进去。

把花囊扔到浣花间,郁寒二人各自回去换了件衣服,这才着手做起了桃花灼。

首先,就是要把桃花瓣蒸煮并淘出一碗花露,郁寒把重明留在浣花间,自己和墨风去了暖房。

暖房中暖意融融,花草长的依旧繁盛,郁寒剪了几朵百合,又剪了半朵曼珠沙华。

“你还真舍得曼珠沙华?”墨风调侃郁寒道,“那火玛瑙簪子不是不值钱吗?”

郁寒哼哼几声,把一小瓶透明的液体倒在了曼珠沙华的根部:“再减就和不放没什么两样了。”

墨风怜爱地抚了抚曼珠沙华的茎,拿了一个泛蓝光的黑色小盒子。

“你不是也舍得这合卮虫吗?”郁寒翻了个白眼给墨风。

“反正有三只,用一只有什么。”墨风不屑道。

郁寒又摘下三颗紫色的心形果子,扎好花囊回了浣花间。

(四)

看到郁寒回来,重明欢喜地飞到她的肩上,不停鸣叫着。

“喔,饿了是吗?”郁寒把百合花和桃花放进了炖盅。

“怎么可能不饿?你已经三天没有喂它了。”墨风抢过郁寒的百纳囊,翻出来了一坛酒。

重明可怜兮兮地飞到墨风面前,对着酒“啾啾”叫了起来。

墨风找了个杯子,倒了一杯酒放在重明面前,笑眯眯地看着它喝净。

“别管这个败家的鸟了,去把合卮虫研了。”郁寒又找了一个炖盅,把曼珠沙华单独放进去蒸煮。

墨风把酒坛收到一边,用玉杵捣起了合卮虫。

合卮虫呈宝蓝色,背上有一层光滑的金色硬甲,捣起来十分费力。

郁寒对墨风呲了呲一口白牙,拿了一个玉碗开始捣那三个心形的果子。

只捣了一下,果子浓郁的甜香就溢满了浣花间,墨风停止捣合卮虫,深吸了几口气:“这又是什么果子?”

“这果子名千金意,可以转换花草的作用。曼珠沙华是地狱之花,染尽的是生死离别,故用千金意把它转成相守之花。”郁寒一下一下捣着千金意,那浓郁的甜香越来越重。

墨风不停地吸着香气,表情不断地变化,仿佛已经沉沦其中。

郁寒打了一个响指,从袖袋中摸出了一个绿色的小瓶:“千金意的气息闻多了就会沉浸其中,而且会性格大变,所以小心一点。”

墨风点点头,把小瓶中水样的液体一饮而尽,顿时感觉脑海中清明了不少。

郁寒把捣出的果汁用最细的绢纱滤了,直接倒进了还未蒸煮完的曼珠沙华中。

一倒入千金意,曼珠沙华殷红的花瓣就淌下了丝丝红色,炖盅里很快就积了不少红色的花汁,而此时的曼珠沙华,已经变的洁白无瑕。

郁寒倒出红色的花汁,把白色的曼珠沙华又放回炖盅接着蒸煮。

“这是……曼陀罗华?”墨风的双眼透过白纱,紧盯炖盅。

“佛云,彼岸花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永不相见,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”郁寒闭起眼,双手合十,轻嗅着曼珠沙华的香味,“你知道曼珠沙华的故事吗?”

“讲来听听。”墨风坐在了郁寒身边。

(五)

相传,有一个花妖名曼珠,有一个叶妖名沙华,他们彼此相爱,却碍于天条而永生不得相见。

后来,他们相思成疾,不顾天条,私下相会。

此事未能瞒过天帝,天帝暴怒之下把他们变成了同一株花。此花有花无叶,有叶无花。

轮回过无数次,终有一日,佛路过了这里。

佛一眼看破曼珠沙华中的奥秘,仰天大笑三声曰:“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,无数轮回后,相爱不得厮守,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。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,缘灭却不分,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,便带你去那彼岸,让你在那花开遍野吧。”

佛用自己的禅衣包起曼珠沙华去往彼岸,在渡忘川水时,僧衣不慎被水打湿了一角。

等到了彼岸,那鲜红的花朵已褪色变作纯白。

佛沉思片刻,再次大笑云:“大喜不若大悲,铭记不如忘记,是是非非,怎么能分得掉呢,好花,好花。”

“天帝,佛,居然还能和他们扯上关系,人间的传说真是有趣。”墨风轻笑一声。

“是啊。”郁寒扫了一眼沙漏,“桃花差不多了,拿出来吧。”

墨风把已经变成糊的花放到白绢上,把花汁滤进了碗中。

郁寒拿起未研磨完的合卮虫继续研磨起来,墨风则盯着沙漏,不时地看一眼曼陀罗华。

(六)

曼陀罗华被取出时依旧洁白,碗中只出了一点透明的油状液体。

“你来研磨合卮虫,我去一趟暖房。”郁寒满头大汗地把合卮虫推给墨风,“这破玩意太硬了。”

墨风接过合卮虫一看,立刻翻了个白眼:“你研了和没研有什么区别?”

“这么硬的东西,我能帮你就不错了。”郁寒端起曼珠沙华流出的红色花汁,出了浣花间。

至于这花汁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要喂了那几个金色大蚌来产血珠。

墨风不经意间挂起一抹宠溺的微笑,又研起了合卮虫。

合卮虫被研成了粉末后,墨风又把它们细细筛了一遍,之后才倒入了桃花露中。

一加入合卮虫,桃花露就变成了米黄色,散发出的丝丝香气仿佛能摄人心魄,如同心中的千丝网般勾人。

“把曼陀罗华兑入二十滴,剩下的倒掉。”郁寒推门进来,指挥起剩下的工作。

兑过曼陀罗华后,郁寒拔下头上玉簪搅了搅桃花灼:“不错,又是一款上品,不过……”

手腕翻转,那根玉簪刺入了郁寒的中指,一滴殷红的血珠滴进了桃花灼。

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墨风急忙撕下一条衣襟给郁寒包好了伤口。

“百里惜香和罗才有情劫未解,小则暂离,大则永别。如此一来,我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情况,开心了没准还能帮他们一把。”郁寒封起了桃花灼。

墨风知道郁寒在有些事上一向刀子嘴豆腐心,所以给她涂好药就去准备晚饭了。

(七)

来取桃花灼时,百里惜香和罗才面上都是略有不欢,强笑着收起了桃花灼。

“公主驸马来尝尝这落花芳吧。”郁寒从墨风手中接过托盘,置了两杯茶在桌上。

百里惜香端起茶杯细看--茶水呈芽色,茶叶细长如桃叶,片片平铺杯底,上面点缀着几朵小花,芳香怡人,是茶中上品。

小品一口,先苦后甘,回味绵长。饮过后花香萦口,唇齿留香。

“这是我喝过的所有茶中最好的茶。”百里惜香惊异道,“此茶名落花芳吗?”

“茶叶是青腰茶,里面的花是如昔湖中的迟香花。”郁寒笑道。

“依柳城?”百里惜香面露懊悔,“几年前我泛舟如昔湖,看到这种花后发现无香,所以没有再多看一眼,没想到啊。”

“迟香花香迟,只有摘下才有迷人的芳香,所以万物不能只看表象。”郁寒话中略带提点。

罗才很快就明白过来:“谢郁寒姑娘的茶,在下和惜香改日再来拜访。”

“这就化解了情劫?”看着二人远去,墨风问道。

“真要这么简单就化解,我就不浪费那滴指血了。”郁寒手掌朝面前土地虚空一推,地上就出现了一个坑。

把百里惜香和罗才用过的杯子扫进去,郁寒有用真气牵引着挖出的土壤埋了它们。

对于郁寒的这种败家,墨风早已习以为常--有钱,任性。

“郁寒姑娘在吗?”百里惜香刚走,玉簪就来了。

“何事?”郁寒看着玉簪满面喜色,自己也忍不住笑了。

玉簪穿了一件红缎锦袄,袄上绣着金色的牡丹,看起来十分喜庆:“郁寒姑娘,三日后是小公子的满月宴,从老爷到少夫人,都给姑娘和墨公子下了请帖。”

郁寒接过那两张朱红的请帖,递了墨风一张:“看来我们又不能闲着了。”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117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117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