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羽书文学网
第三章 葬雷劫

(一)

“郁寒!郁寒!”卜机在遥忆阁外大声喊道。

“哦?你怎么来了?”墨风打开大门,冷冷地问道。

“我找郁寒,不找你。”卜机不耐烦地摆摆手。

“让他和他那姘头进来吧。”一个慵懒的男声从里面传来。

卜机尴尬地笑了笑,和疏骨大摇大摆地进了遥忆阁。

郁寒一袭青衣,站在胧寒亭中摇着折扇,微风拂过,她的衣摆飘起,竟有一种欲乘风归去的感觉。

疏骨双眼放光地看着书生打扮的郁寒,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了她:“美人今晚可愿与我共度良宵?”

郁寒被吓了一跳,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疏骨。

“这美人的眼睛真是漂亮。”疏骨对卜机说道。

“疏骨……那是女子。”卜机扶额道。

“女子?”疏骨皱着眉在郁寒的肩上和腰部按了按,“除了身材瘦弱一点,哪里像女子了?”

“寒儿只是精于易容而已。”墨风把郁寒从疏骨怀中拉出,一脸不屑。

“不验身的话我不信。”疏骨摆出一副流氓的样子,说着就要扯郁寒。

郁寒刚才与疏骨一接触便知自己打不过,所以她现在只能跑了。

卜机和墨风就看着二人一个跑一个追,把鹧鸪坊的所有屋顶踏过一遍后又踏了一遍纤云坊,最后才回到遥忆阁。

郁寒用手帕把脸上易容用的脂粉全部擦去,露出了原来的面孔:“我真的是女人。”

疏骨一脸不相信地捏了捏郁寒的脸:“易容术真好啊,居然易容女子易容的这么像。”

郁寒欲哭无泪地一指墨风:“他也是男子,长的那么妖孽,你不追他追我干嘛?”

墨风被疏骨气得脸色涨红,飞身到疏骨面前就给了他一掌。

疏骨没防备,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得连连后退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: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墨风虽知自己打不过疏骨,却还是忍不住又给了他一掌。

疏骨转身避开,抹了抹嘴角溢出的鲜血:“小子,你可别后悔。”

话音未落,一道劲风就朝墨风扫了过去。

墨风随手揪了一根草化作小厮,替自己挡下一招。疏骨接下来的几招,也一一被墨风幻化出的小厮挡下。

疏骨冷哼一声,从腰侧抽出一把匕首朝墨风冲了过去。

墨风没想到他会改用匕首,反应一慢,疏骨就已经把匕首插进了他的掌心。

“墨风!你的手!”看到墨风的手淌下一串鲜血,郁寒急忙撕下衣摆给他包了起来,“你不会也打不过他吧?”

墨风一脸憋屈地点了点头:“他渡过雷劫就是真龙了,能打过他的,必是高手中的高手。”

“先去包一下吧。”郁寒把匕首从墨风的掌心拔出,心疼地给他包好,“掌心都扎透了。”

墨风用另一只手揉了揉郁寒的头发,跟着她去了落絮楼。

被晾在一边的疏骨看着渐行渐远二人,气得差点吐血。

(二)

落絮楼中,郁寒翻箱倒柜地找出了几个黑色的玉瓶和玉钵。

玉瓶里有液体,也有丸药,郁寒把它们全部倒在玉钵里捣了起来。

捣着捣着,钵里就出现了一小块绿色的膏状物。郁寒把膏状物均匀地涂在墨风的伤口上,又用干净的白绸重新包了起来:“这些都是生肌去瘢痕的药,伤口痊愈之前你就别乱跑了。”

墨风在心中给了郁寒一个白眼--每天乱跑的是郁寒好不好:“我伤的又不是腿。”

“管你伤的哪,我说不能乱跑就是不能乱跑。”郁寒霸道地一侧头。

“唉呀,我来的有些不是时候啊。”疏骨贱贱的笑脸出现在窗口,“正赶上你们上药。”

“你的眼睛怎么样了?”郁寒如同没有看到疏骨一样,起身察看墨风的眼睛。

“隐约可以视物了。”墨风任由郁寒取下脸上的面具。

“眼睛好了就不要戴着面具了,这么漂亮的眼睛,啧啧。”郁寒盯着墨风迷人的桃花眼道。

“不戴面具我又会被当成女人。”墨风一脸气苦。

疏骨一直没有看到墨风的眼睛,只通过他露出的脸觉得他肯定十分俊美。但现在看见墨风的眼睛,一向自诩六界第一妖孽的疏骨却有了危机感--墨风的妖孽居然一点都不输自己。

“我现在觉得,还是这位公子更美。”疏骨翻身进入落絮楼,抚了一下墨风的脸,惊叹道,“皮肤居然比卜机那小子还好。”

墨风听出疏骨的声音,戴上面具就要离开。没想到,刚站起身就被疏骨按到了一张贵妃塌上:“别急着走嘛。”

墨风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疏骨把他定住了。

“你有了卜机还这么花心啊?”郁寒换回了女装,一边整理发髻一边说道,“我相公可是有伤在身。”

“你相公?”疏骨露出了一副同道中人的样子,“原来你们也是断袖啊。”

可怜墨风一个翩翩公子,竟一再被说成是断袖。

“我真的是女子。”郁寒仰天长叹,“遥忆阁里只有两个人。”

“你是郁寒?”疏骨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,“真是女人啊?”

“嗯。快点把我相公放开。”郁寒转身看向窗外。

“我也不急这一时,你先出去吧。他衣服上全是血,手又伤了,我应该帮他换件衣服才是。”疏骨重新压回墨风身上。

墨风心中别提有多憋屈了--要是郁寒不管这件事,他今天就真的折在这里了。

“那你走吧,遥忆阁不差你这单生意。”郁寒悠闲道。

“反正遥忆阁被花草灵气滋养着,我躲在这里即能修炼又能避雷劫,你不应我我还就住在这里了。”疏骨直接扯下了墨风的腰带,“顺便和你相公……嘿嘿……”

“士可杀,不可辱。”墨风冷冷地说道,“与其这样,还不如杀了我。”

“知道吗?我对死人没兴趣。”疏骨在墨风耳边呵了一口气。

“所以我不如自行了断。”墨风嫌恶地看了疏骨一眼,“郁寒,帮我。若有来生,我还会陪你看遍世间山河。”

郁寒摇了摇头:“我打不过他,他不让你死,谁都没有办法。”

“听到了?我不让你死,谁都没有办法。”疏骨轻吻了墨风一下。

郁寒侧头朝窗外看去,全然不顾墨风恳求的目光。

“乖乖的就对了。”疏骨的手指玩弄起了墨风的一缕黑发。

“疏骨,我看见卜机朝梨花坊跑去了。”郁寒一脸认真,不似开玩笑,“不放开我相公我就不告诉你梨花坊在哪。反正这么多坊区,你自己找去吧。”

墨风舒了一口气--郁寒终于出言帮他了。

梨花坊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,疏骨立刻放开墨风,揪着郁寒问梨花坊。郁寒随手一指,疏骨就冲出去了。

墨风衣衫不整,玉冠歪斜,头发都散下了几缕:“能不能帮我拿一套衣服过来?”

郁寒点点头,一路笑着去了赋雨楼。

(三)

疏骨回来后,郁寒才开始和他谈论他需要的香粉。

原来,疏骨是一条青蛇,机缘巧合下有了灵性,所以就开始自己修炼,准备日后飞升为龙。

成龙必要渡的就是天劫,但能渡过天劫的是少之又少,疏骨根本没有把握确保自己可以安然渡过天劫,所以就找个地方躲起来了。

这地方就是飞龙骨冢。

飞龙骨冢是一条苍龙的骨骸,因它触犯了天条,所以被九道天雷劈得神魂俱散,独留一具枯骨在世间。

疏骨看上了飞龙骨骸中蕴含的龙气,所以用黄沙把骨骸掩埋的就剩头骨,之后就住了进去。

有龙气罩着,天劫是降不下来的,但飞龙骨冢里灵气稀薄,无法修炼。

无法修炼就无法提升自己,无法提升自己就无法避开雷劫,避不开雷劫,就只能继续躲着。

为了保命,疏骨还是咬牙在这个死循环里面硬挺了一百年之久。

直到卜机前来,他才知晓遥忆阁。用了几天的时间,疏骨用飞龙的一段尾骨做了一把伞,之后便和卜机一起去了遥忆阁。

到了遥忆阁他发现,遥忆阁不仅花草灵气充沛,而且有法网阻挡天劫。凭此,疏骨便认定了郁寒可以帮他。

“所以,你是想要一款能避雷劫的香粉?”郁寒在花笺上刷刷写下一行字,“葬雷劫,三日后来取,先付定金。”

疏骨从手上摘下一枚莹白的戒指,这枚戒指造型崎岖,呈骨爪状,骨爪正中镶嵌着一颗紫色的猫眼石,看起来就像一双骨爪抓住了一个眼睛。

“这是龙骨做的吧?”郁寒把戒指戴到了自己的指上。

“飞龙骨冢里最不缺的就是龙骨。”疏骨得意道。

墨风一直躲在屏风后听着,听到龙骨戒指后,他决定从此再不说郁寒败家。

当然了,这只是心里想一想,该批评郁寒败家还是要批评的。

就在墨风腹诽的时候,郁寒已经和疏骨谈完了。

“你们自己找个客栈住下吧,三日后再来取葬雷劫。”郁寒把一个描金的匣子给了疏骨,“这里面的香可以隐藏气息,点上后能保你平安。”

疏骨不客气地收了匣子,扯着卜机离开了。

(四)

第二天中午,郁寒才睡醒,推开窗,一只火红的小鸟就飞到了郁寒的妆台上。

这只小鸟有些像孔雀,长长的金色尾羽和金色雀冠,连带着翅尖也是金色,除了还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外,其它的地方全是火红色的--包括爪子。

郁寒逗弄小鸟逗弄了许久,才想起要做葬雷劫的事:“自己找点吃的吧,我还忙着呢。”

小鸟通人性地叫了几声,又飞到了郁寒的肩上。

“你要是能帮我就和我一起去吧,正好墨风的手伤了。”郁寒用指节蹭了蹭小鸟的头。

小鸟侧头看了看郁寒,啼叫了几声。

郁寒笑了笑,带着小鸟进了浣花间。

葬雷劫并不是什么香粉香露,而是一款熏香。

郁寒从橱中找出了一包沉香和三个柱形的工具,之后又挑了一块龙涎香,和一小块胶状物。

把沉香和龙涎香筛出了最细的粉末后,郁寒把它们和那块胶状物一同放进锅里熬了起来:“一个时辰,帮我看一下。”

小鸟点了一下头,黑色的眼睛滴溜溜地转。

郁寒提着花囊跑进了阁楼,直奔养金银荷的人水池。

不过这次不是为了金银荷,而是为了池底那几个金色的大蚌。

那几个金色的大蚌中各有一颗血红的珠子,不过这几颗珠子和珍珠不同--它们都像红宝石一样剔透。

郁寒拿了珠子回到浣花间,发现那只小鸟居然一动不动地盯着沙漏。

“真懂事,给你取个名字吧。”郁寒一边思索一边把血珠研碎了洒进沉香膏,“什么名字好呢?”

“它有名字。”一个郁寒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“它叫重明。”

“什么?”郁寒一脸不相信地朝墨风看去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听到郁寒的问题,墨风差点气得背过气去:“你刚才没有看到我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郁寒老老实实地答道,“你的手好了是吗?”

“你那么蠢,一个人肯定应付不了,所以我帮你盯一下。”墨风欠抽地戳了重明的眼睛一下。

“啾!”重明啼叫一声,愤怒地看向墨风。

“真是重明啊。”郁寒扳着重明的头,仔细看起了重明的双瞳。

重明心中涌出了无限惆怅--自己这是跟了什么人啊?

(五)

一个时辰整时,郁寒熄了火,一点一点地把沉香膏放进了那个柱形的工具中,“把葬雷劫取出来晒干。”

就这样,郁寒不停地往工具里装着葬雷劫,墨风不停地把定型的葬雷劫放在丝绢上。

这葬雷劫足足做了十根,要不是疏骨给了郁寒一个龙骨戒指,她肯定又要呼天抢地地称亏本。

毕竟那血珠是秋波树的汁液养育出的。

“墨风,愿不愿意反推疏骨?”郁寒躺在贵妃塌上逗弄着重明,眉目间的笑意藏都藏不住。

“不想。”墨风淡淡道,“我只想杀了他。”

“杀了他这葬雷劫不就白做了吗?你该扯他腰带扯他腰带,该跟他断袖就断袖。反正他任你收拾怎么样?”郁寒从腰间解下一个白色的瓷瓶。

“不能杀?”墨风皱眉道,“留他半条命可以吗?”

“只要你不怕他成龙后回来报复你。”郁寒把白色瓷瓶瓷瓶里的东西抹在了一根葬雷劫上。

抹上瓶中的东西,那根葬雷劫就从红色变成了羽蓝色,还散发出阵阵迷人的香味。

“这是藏才香,点燃后会让人筋骨无力,暂失武功和真气。”郁寒坏笑道,“一个普通人很好收拾吧?”

“当然好收拾。”墨风又手欠地戳了一下重明。

重明委屈的把脸转向郁寒,不停地发出“啾啾”的声音。

“这只重明还小,所以很好伪装成其它鸟,也是自保的一种方式。”墨风的随手摘了一朵花放在重明嘴前。

重明歪头看了看花,居然一口吃了,但刚吃进去就又吐了出来。

“这都是初冬了,花都不新鲜了,它肯定不吃。”郁寒倒了一杯桃花酿。

重明看了看桃花酿,喝的不亦乐乎。

“郁寒,这个仇,我想自己报。”墨风看着重明,突然开口道。

“嗯?”郁寒疑惑地看着墨风。

墨风把那根未干的蓝色葬雷劫揉成了一个团丢到了草地上:“告诉我藏才香怎么做。”

“你手好了?”

“有什么关系吗?”墨风无所谓道,“告诉我怎么做。”

郁寒无奈地和墨风去了浣花间,一步一步地教他做出了藏才香,最后抹到了一根葬雷劫上。

(六)

疏骨来取葬雷劫时,郁寒和墨风正在争论谁去开门。

“一直都是你去开门,为什么要我去?”郁寒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

“但他是个断袖。”墨风的心理阴影已经有天大。

“我帮你易容成女人?”郁寒掏出一盒胭脂。

“不行。”墨风气道。

“你只要把他拉进遥忆阁,他就能任你收拾,知不知道?”郁寒指了指香炉中正在燃烧的葬雷劫。

墨风思索一番,拿起包好的葬雷劫,硬着头皮打开了门。

“是你啊?”疏骨痞痞地笑道,“想清楚了?”

墨风恶狠狠地把葬雷劫摔到了疏骨的脸上:“不想死就快滚。”

“你……”疏骨施法想要再次定住墨风。

“你今天要是能把我定住,我就辞工跟你走。”墨风打断了疏骨的话。

疏骨虽心里欢喜,但定了几次墨风都依旧行动自如。

“那我就走了。”墨风转身回了遥忆阁。

“不许走!”疏骨扑上去扯住了墨风的袖子,跟着墨风拉拉扯扯地进了遥忆阁。

疏骨一进遥忆阁,遥忆阁的大门就关上了,墨风立刻回手甩了疏骨一巴掌,“无耻之徒!”

突然挨了一巴掌,疏骨还有一些发懵:“你就不怕我杀了你?”

“你现在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吗?”墨风把疏骨踹倒在地。

疏骨这才发现自己不仅法术用不出来,而且丹田内空空如也,武功尽失,现在的实力也就够杀只鸡的:“为什么?我的法力?武功?”

墨风拖着疏骨朝赋雨楼走去:“打打杀杀的,遥忆阁一向不擅长,因为遥忆阁真正擅长的,是香。”

疏骨这才闻出遥忆阁比平时多了一丝冷冽的寒香:“那你想干嘛?用我对待你的方式对待我吗?”

墨风摇头:“我不是断袖。”

疏骨彻底没了办法--即使现在墨风要杀了他,他也没有还手的能力。

听天由命吧,可怜自己白修炼了这么久。还有卜机,自己死了,他会不会伤心?

墨风把疏骨拖进赋雨楼后,从袖中掏出了一把匕首,眼都不眨地就插在了疏骨的掌心:“离郁寒远一点,听到没有?”

“我又不喜欢女人。”疏骨强忍疼痛道。

“你喜不喜欢女人关我什么事。”墨风冷哼一声。

“你先把刀拔出来行吗?”疏骨疼得脸有些扭曲,他真的很奇怪,那天墨风的掌心被扎透为什么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“你自己不会拔吗?”墨风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问道。

原来墨风根本就没有定住疏骨,要是眼神可以杀人,墨风肯定已经被疏骨杀了一万遍了。

(七)

“墨风,别把他的血放干净,我还要用呢。”郁寒在外面敲了敲门。

“好,这就给你带出来。”墨风邪笑一下,匕首一路划开疏骨的衣服,把他的衣服弄得凌乱不堪,“快点出来,郁寒要用你的血。”

看着墨风的笑容,疏骨终于知道比雷劫还难缠的是什么了--就是遥忆阁。

疏骨把手简单包了一下,衣服束得勉强可以见人,这才慢吞吞地走出赋雨楼。

“疏骨!”卜机扑上去熊抱了疏骨一下,“我还以为你出事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疏骨尴尬地咳了一声。

“诶?你的衣服怎么了?还有手?”卜机的目光在疏骨,墨风,和赋雨楼之间来回游荡,“墨风你……太厉害了!哈哈哈!终于有人给我报仇了。”

疏骨不知是气得还是疼得,一直在旁边哼哼。

“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,你多心了。”墨风对卜机猥琐的笑容一阵恶寒。

“懂得懂得,不好意思说嘛。没关系。”卜机显然会错了意。

郁寒一直没有闲着,她把疏骨的伤手举起,让纷纷扬扬的血珠染红了一卷丝线:“我帮你做一个替身来挡雷劫,但你必须答应我,不会回来找遥忆阁的麻烦。”

“小事而已,我还没有那么小的肚量。”疏骨故作大度的笑了笑。

郁寒很快用棉花和丝绢做出了一个和疏骨极像的娃娃,缝娃娃的线就是用那卷沾过疏骨血液的丝线:“渡劫时燃香藏住自己的气息,然后把葬雷劫点燃按北斗的方位摆在娃娃周围,只要娃娃被天雷劈到,你就可以化龙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疏骨表示不解。

“因为葬雷劫中被我加入了龙涎香和木灵滋养出的血珠,中心的娃娃上有你的气息,与你身上的龙气相仿。所以你藏住气息后,天雷只会朝娃娃劈去。”郁寒用剪刀把娃娃剪开一个小口,倒了一点黑色的粉末进去,之后又缝了起来:,“那是真龙之鳞的粉末,为了防止你不慎流露气息的。”

“谢谢你,不过……”疏骨的眼睛有些黯淡,“我的武功和法力还能回来吗?”

“只要嗅不到藏才香,你就没事,算算也该燃尽了。”郁寒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了疏骨一眼。

“那我的天劫什么时候会降下来?”疏骨不放心道。

“今天晚上我就帮你引下来。”郁寒神秘一笑,“亥时在遥忆阁门口等我。”

疏骨点点头,扯着卜机飞一样的跑了。

这是卜机第一次觉得,墨风是个好人。

(八)

亥时,疏骨和撑着飞龙骨伞来到了遥忆阁前,刚站定,郁寒和墨风就披着披风出来了:“卜机没有一起来?”

“我怕伤到他,所以把他留在了客栈。”疏骨一副宠溺的样子,“去哪里引雷劫?”

郁寒指了指不远处的两匹白马:“城外卧柳山。山顶比较平坦,适合引天雷。”

疏骨嗯了一声,翻身上马,和另一匹马上的郁寒墨风一起朝卧柳山去了。

到了卧柳山上,郁寒把布偶放在了一个略微凹陷的地方,又挑了七根葬雷劫,分别放在天枢、天璇、天机、天全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七处,之后掏出了龙鳞,对着天挥动了几下。

龙鳞一挥动,天上的云就聚成了一团,隐隐冒着电花。

“快点藏住气息。”郁寒把龙鳞收进隔绝气息的袋中,提醒疏骨道。

疏骨屏息凝神,藏住自己的气息后就静静地看着中间的布偶。

郁寒收起龙鳞后,那团云仿佛失去了方向般不停地移动,后来又慢慢朝布偶靠近。

“咔”的一声,一道一人粗的雷劈下,照的整个卧柳山亮如白昼。

不过葬雷劫依然燃着,布偶也毫无损坏的痕迹。

接连又劈下了几道天雷,把布偶劈成了齑粉后,云才散去,紧接着就下起了大雨。

疏骨的身后,一道狰狞龙影绕着他转了几圈,之后扭曲着身子朝天而去。此时的他头上出现了一对嶙峋的龙角,衣服也变成了威严的黑色,周身强大的气场让人退避三舍,比之前少了一分痞气,多了一分霸气。

南歌城已经像炸了锅一样,灯火通明,一阵喧嚣。

“谢谢你,郁寒。”疏骨发出了一声龙吟后道。

“现在加上你,这世间就有三条龙了,祝贺你。”郁寒笑得很真诚。

“要不要考虑一下从了我?”疏骨又贼兮兮地溜到了墨风身边。

“成龙后就不能改改你这断袖的毛病吗?”墨风躲到了一边。

“好,听美人的,我改。”疏骨走到了郁寒身边,“郁寒,你给我当夫人吧,我杀了楼轻尘那个老家伙后就和你大婚……”

“你断袖我没意见了。”墨风把疏骨推到了一边。

“疏骨!疏骨!”卜机居然从城中跑出来了,“你终于成龙了!嘿嘿……”

“我不是让你在客栈待着吗?”疏骨佯装生气道。

“我不放心你,万一你被雷劈死了,我找谁啊?”卜机假模假样地抹了抹眼睛。

疏骨给了卜机一个长吻,搂着他朝南歌城去。

墨风看着郁寒一笑,突然抱着她用轻功回了遥忆阁,全然不顾两匹马的安危。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117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117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