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羽书文学网
第二章 秋波露

(一)

回到遥忆阁,墨风就把房门关起来独自沐浴,因为嫌弃百里炎的血,他在水中足足泡了一夜才出来。

刚和郁寒吃过早饭,百里拓就派人浩浩荡荡地过来了。不过他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,而是来赔罪的。

倒不是百里拓和整个皇室怂包,而是真正打起来,恐怕这整个夜寒国就要姓“郁”或者姓“墨”了。

当然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百里拓和百里炎一直看对方不顺眼。

郁寒和墨风笑得风轻云淡,直接弄出一群侍女小厮把两口箱子搬进了遥忆阁。

人前淡漠,视金钱如粪土的郁寒进了遥忆阁就换上了一副财迷样,挑挑拣拣出了一大堆首饰:“墨风,我觉得改月布庄做的衣服比别的布庄都漂亮。”

一提起改月布庄,墨风就想起上次的憋屈:“不行。”

郁寒撒娇般地哼哼了几声。

“不去。”墨风噙着笑,一下一下地摇着折扇。

郁寒扯住墨风衣襟,鼻尖贴上了他的鼻尖:“真不去?”

“我陪你去还不行吗?”墨风无奈地抚平了被郁寒扯皱的衣襟。

去布庄只不过是个幌子,郁寒实际想去的是香料行。

从布庄出来,是墨风第一次觉得郁寒败家的毛病可以改。不过他想错了--这次郁寒把钱败在了香料行。

沉香,买。檀香,买。龙涎香,买。蔷薇籽一大包;红蓝花三大包……墨风手里提满了东西,郁寒才看到了自己真正要的。

那是一个洁白的珠蚌,约有人头大小,摆放在摊位的角落中,蒙了一层灰尘,十分不起眼。

“这个多少钱?我要了。”郁寒指了指珠蚌。

“这个不是用钱来买的哦。”蒙着面纱的西域女子笑道。

“那你要什么?”郁寒面无表情地拿出了刘悦梅给的玉佩。

“啧啧,这可是块古玉呢。”西域女子称赞了一句,“叫我灭心吧。”

“我没有时间听你的名字。”郁寒敲了敲珠蚌,压低了声音,“你虽是西域女子打扮,但从身上的灵气来看,你是南海一带的人。况且这珠蚌是南海鲛王的宝贝,所以你肯定是鲛王失踪了几百年的红漪妃子。”

“真是聪明。”灭心拍了拍手,“但是这个珠蚌只送不卖,如果你能打开它,就送给你。”

郁寒用簪子撬了几下珠蚌的边缘,结果簪子断了,珠蚌却连一丝缝隙都没有。

又想了想,郁寒从随身携带的锦囊中掏出三颗珍珠。

感受到珍珠的灵气,珠蚌动了动,但还是没有打开。

看到郁寒可怜巴巴地望向自己,墨风只好拿出一颗血珠。

血珠刚一靠近珠蚌,珠蚌就剧烈地抖动起来,蚌壳上出现了一个漩涡。墨风立刻把血珠扔进了漩涡,漩涡开始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消失不见。

又抖了几下,珠蚌的两片壳有了一丝缝隙,用簪子轻轻一撬就打开了。

珠蚌里是一棵拳头大的紫珠,紫珠中还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模糊人形。

“居然被你们识破了机关,怪我疏忽,你们拿去吧。”灭心皱着眉头,一副心痛的样子。

郁寒抱着珠蚌,一路上都笑得合不拢嘴。

(二)

“一个珠蚌而已,你矜持一点行不行。”墨风劈手夺过珠蚌。

“这颗紫珠可是有了灵性的,放在秋波露里肯定比什么血珠内丹都好。”郁寒白了墨风一眼。

“秋波露?”墨风疑惑道,“难道这世间真的还有东风恶?”

“前几天给你的玉瓶中装的就是,不过少了一味药。”郁寒得意道:“就是千年华泫。”

墨风也笑了起来,和郁寒一起朝浣花间走去。

研磨大紫珠的事自然是墨风来,郁寒不知从哪里翻找出一个古旧的青铜丹炉,把东风恶和千年华泫倒进去就开始炼制起来。

东风恶相传是一代丹师云时子炼成的,为了炼制东风恶,他穷尽一生来收集原料,登过雪山,入过深林。但他唯独没有找到千年华泫。

那时有一株怅迢叶长了九百七十年,云时子为了等它长到千年,硬是用丹药给自己续了数十次命。却没想到,最后一年中,那株怅迢叶被一个无知的樵夫砍去了做柴。云时子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所以就用百年华泫炼出了五颗东风恶,自己带去墓中一个,剩下四个一个被他的徒弟给了心爱的女子,一个被一只猫吃了,还有两个不知所踪。

现在想把千年华泫加进去,需要先把东风恶重新炼化成药液,然后用真气牵引着与华泫混合,同时还要注意不让各材料中的灵气相冲撞,最后才能用真气包裹起来,凝成丹药。

郁寒的额头上已满是汗珠,见药液与华泫混合为一体,她舒了一口气,一脚踢翻丹炉,同时用真气把药液提出来放进了玉杯。

“没有成功吗?”墨风给郁寒擦了擦额头。

“成功了,看。”郁寒有些疲惫地把玉杯端到墨风面前。

那是半杯金色的液体,香味中满是灵气,只闻一下,就已觉得心旷神怡。

“若不是没有绕屏藤,我才不费这么大力气寻找东风恶。”郁寒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贵妃塌上。

墨风把紫珠筛出最细的粉末,全部倒入了东风恶中,又用玉簪搅了搅。

紫珠粉一遇到东风恶就化成了丝丝缕缕的紫雾,再加上那么一搅,立刻就变成了华丽的紫金色。

郁寒见此,打了个哈欠,拿着一大块白绢去了花房的阁楼。

阁楼中的一棵小树上挂满了圆溜溜的绿色果子,大的有拳头大小,小的有铜钱大小。

郁寒撑开白绢,用匕首切了三个比铜钱略大的果子。切下果子后,端口处流出了丝丝粘稠的红色液体,带着腥味,如同鲜血一般。

郁寒把白绢打了个结背在身上,提起旁边一个青瓷瓶开始接树上流下的红色液体。

流了好一会,断口处才结痂,郁寒哼着小曲,把接到的液体全部倒入了养金银荷的水中。

(三)

这种果子不好培育,也不常用,但是每次用到都会让郁寒恶心不已……

剥开绿色的果皮,白花花的果肉就露出来了。果肉上有一个黑色的圆形斑点,斑点四周是一根根鲜红色的经络,还带着黏糊糊的半透明果汁。

郁寒强忍着把三个果子剥开扔进炖盅后就跑到了一边,大口大口地喝着茶来压制呕吐的冲动。

墨风还是第一次看到郁寒这样的反应,他动用真气朝炖盅看去,却看到了三个铜钱大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,再仔细一看,才发现只是三个果子。

“这果子真恶心。”墨风嫌弃地瞥了果子一眼。

“这可是对眼伤有修复作用的秋波果,你要是不用我就扔了它,反正看着恶心。”郁寒把炖盅放到了火上,“三个时辰,分十次放入东风恶。”

把活推给墨风,郁寒就自己卧在贵妃塌上睡着了。

墨风越看那秋波果越觉得恶心,本想把真气收住不再看,却发现到了午时--自己眼睛可以视物了。

那三颗秋波果看得墨风忍不住想用针挑了,但是郁寒并没有说能不能挑,为了不影响药效,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看着了。

第十次加入东风恶后,三颗秋波果开始吸收东方恶并慢慢涨大,直到把炖盅挤满。

郁寒正好在这个时候醒来,她熄了火,把炖盅移到了桌子上:“你是不是很想挑开它们?”

墨风看着那大眼珠连连点头:“你怎么养了这么恶心的东西?”

“用的又不多,为了自己的眼睛你还是忍一下吧。”郁寒把银针给了墨风,“挑破后放到白绢上过滤。”

墨风把三个蒙着白绢的玉碗并排放在桌子上,又用银针依次挑起秋波果放在白绢上。

秋波果极有韧性,被挑过一次都没有挑破,墨风发狠把银针的一半插进秋波果,用力一划,金色的水就汩汩地流了出来。

“还好这水没有那么恶心。”墨风看着瘪下去的秋波果道。

“你最好离秋波果远一点。”郁寒站在浣花间门口,调皮地笑道。

“嗯?为……”话未说完,秋波果就突然炸开,溅了墨风一身果肉和红色的液体。

郁寒在门口捧腹大笑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都说了让你离远一点。”

“你又没说这恶心的东西会突然炸开。”墨风嫌恶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转身朝赋雨楼走去。

郁寒找出一个紫玉瓶子,把用最细的白绢又滤过一遍秋波露倒了进去。

(四)

在郁寒和墨风忙折花枝和秋波露这几天,冥宸一直忙着游说疏骨,让他借给自己八分的兵力。

这八分兵力疏骨说什么也不借,为此,他还差点和冥宸打起来。

而最苦的就是卜机--疏骨只要心情不好,晚上必定是去他的房间睡觉,放这么一个恐怖的东西在身边,卜机已经几天没睡好觉了。

最惨的一次,他想偷偷溜出去自己睡,结果吵醒了疏骨,被疏骨当着冥宸的面拖着腿拖回了房间。

第二天,他的身上除了脸,到处都青一块紫一块,十分凄惨。

冥宸被卜机整天吵着快点离开,弄得一个头两个大,最关键的是疏骨似乎对开始对他感兴趣了。

二人没了耐心,开始一唱一和地吵疏骨,等疏骨同意借出七分兵力时,却发现自己的部下已经有九成都和郁寒签了约,一个个拿着青鸾尘,修炼的不亦乐乎。

冥宸和卜机见此就要离开,但疏骨死活不放卜机走,硬是要让卜机陪他去一趟遥忆阁,并且跟冥宸承诺了不会再折腾卜机。

冥宸信了疏骨的话,离开月额城不知又去了哪里。

卜机看见冥宸离去,心中默默地骂了冥宸几万遍“大骗子”,因为从疏骨的性格来说,不折腾他是不可能的。

对卜机的反应,疏骨也是十分不高兴:“怎么?喜欢上冥宸了?”

“没有……他没你长的美……”卜机小心翼翼地答道。

“知道就好。”疏骨轻吻了卜机一下,“过几天陪我去一趟遥忆阁吧。”

“去那干嘛?”一提起遥忆阁卜机就想起墨风,一想起墨风,他就一肚子气。

“这飞龙骨冢虽能避雷劫,但躲着也没有用,不如去要一款能避雷劫的香粉。”疏骨的手搭在卜机肩上,面上满是兴奋之色。

“噢。”卜机闷闷不乐道。

“有人欺负你是吗?”疏骨看见卜机的样子,突然警觉道,“要是长得不错,我就收了他,任你欺负行不行?”

“嗯嗯。”一想到日后墨风的惨状,卜机狭长的眼睛都眯成了缝。

远在南歌城的墨风和郁寒还不知道,一个麻烦的大断袖要来了……

如何追书?

【直接访问】将“m.yushu5.com”添加到手机浏览器的收藏夹,直接打开“m.yushu5.com”并搜索本书书号“1117”。

【百度搜索】在百度中搜索:羽书文学网,点击链接进入,再搜索本书书号“1117”。

共0章

倒序

正序

字号

背景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当月捧场满2000金币,即可获得一张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1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 量 :
100 金币